<menuitem id="5wzkm"></menuitem>
    <menuitem id="5wzkm"><object id="5wzkm"></object></menuitem><div id="5wzkm"><tr id="5wzkm"></tr></div>
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

      <dl id="5wzkm"><ins id="5wzkm"><small id="5wzkm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<em id="5wzkm"><ol id="5wzkm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<dl id="5wzkm"><menu id="5wzk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<em id="5wzkm"></em>

              精準的PPP推廣模式正在成型

              原標題《精準PPP來了》


              由于大而泛的推廣模式效果不佳,更加精準、更高效率的PPP實踐模式成為各界期待。日前,財政部副部長、PPP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史耀斌公開表示,當前要抓好實施方案編制、物有所值評價、財政承受能力論證等關鍵節點工作,把好關口,切實解決PPP泛化異化問題。據不完全統計,這已經是今年5月以來相關部委第五次就PPP監管表態或發文。實際上,隨著相關監管政策不斷加碼及調整,以往“大水漫灌”式、在大量領域助推PPP的政策漸與現狀脫節,針對特定數個領域更垂直、更精準的PPP推廣模式正在成型。


              從“大水漫灌”到精準推進


              時鐘撥回到2014年9月,財政部首次專門就PPP模式發布框架性指導意見,一場PPP風暴開始席卷全國多個領域。彼時,大到基礎設施配套建設、小到農業產業園開發,幾乎公共建設各個領域都有PPP合作的身影。


              而在2015年5月,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《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指導意見的通知》,明確在能源、交通運輸、水利、環境保護、農業、林業、科技、保障性安居工程、醫療、衛生、養老、教育、文化等公共服務領域,廣泛采用PPP模式。涉及十多個行業的PPP推廣,本意在于減輕地方政府的財政負擔并充分調動大量民資的積極性。


              有了國家政策背書,一時間各領域PPP項目開始井噴。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,短短三年時間內,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入庫項目數量近1.4萬個,入庫項目金額突破16.5萬億元,PPP市場的火熱也推動了上市公司PPP訂單和業績呈倍數級增長。


              不過去年底以來,情況出現了微妙的變化,有別于此前的“大水漫灌”式普及,更精準、垂直的PPP推廣模式開始成型。財政部發文首次提出了統籌推進公共服務領域深化PPP改革的思路,明確在垃圾處理、污水處理等中央財政給予支持的公共服務領域,可探索開展“強制”試點。隨后,民政部等三部門聯合出臺意見,引導和鼓勵社會資本通過PPP模式,參與養老機構、社區養老體系建設、醫養健融合發展,構建多層次、多渠道、多樣化的養老服務市場。


              政策寬泛民資卻步


              “過去‘普降暴雨’的推廣模式過于寬泛,反倒使得民資‘眼花繚亂’,不敢輕易投資,確實到了需要調整的時機”,首經貿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所長陳及分析稱,實際上PPP模式絕對不是無所不包,相關部門應該集中財力和精力,引導民資進入那些真正具有潛力并且能夠實現突破的領域。


              在陳及看來,污水處理、養老之所以能占得PPP重點推廣的先機,與自身項目性質關系密切,污水處理是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需求之一,在改善環境的同時也具有一定的預期收益;而隨著中國老齡化程度不斷深化,養老需求激增,但大部分地區尤其是一線城市養老設施服務嚴重不足,是典型的賣方市場,同樣具有較高的預期收益。“更重要的是,上述項目都屬于長期持久建設項目,發展前景穩定,政府資金的先期進駐更是給民資吃下了‘定心丸’。”


              大岳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永祥則指出,根據規定,PPP模式主要適用于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領域,諸如自來水、教育等,但是房地產項目并不是公共項目,此前,有地方出現的商業地產項目借PPP的旗號大行其道就是明顯的違規。


              而PPP整體監管收緊的背后,則是頻現的諸多亂象,尤為突出的是PPP適用范圍“泛化”問題,史耀斌曾公開表示,有一些地方政府將房地產等純商業化項目拿來包裝成PPP,借助“綠色通道”實現快速審批和融資,不僅繞過相關產業政策監管,也會影響宏觀調控效果。
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在當前的大背景下,地方政府推廣PPP尚不知道節制、謹慎,那么不僅最終效率低下,也會因為持續過熱的投資、連續上馬的項目加劇地方財政風險”,陳及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我國強化對PPP監管正是為了防止這類情況發生。


              高效新模式漸成型


              分析認為,精準化和強監管都只是總結過去經驗做出的第一步調整。實際上,在歷經三年的PPP模式推廣,我國相關部門正積極探索契合當前經濟管理體制,且能有效推進PPP的管理路徑。


              陳及直言,要實現精準化、垂直化的PPP管理,應該讓政府主管部門在主管領域的PPP項目上擁有絕對話語權,而不是僅靠成立一個新投資公司包攬一切,過去由于領域交叉,個別監管部門專業能力不足卻亂伸手,未來新的管理模式或許有望實現權力界限分明,做得好獎勵、做不好懲罰。在陳及看來,今后環境治理和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都十分適合PPP模式的深入推廣,如何提升現有公共產品市場化空間則有待進一步探討,“香港地鐵在建設過程中實現了地上地下商業全面開發,確保公共領域有更多自由空間和更高的盈利水平,這一點值得內地借鑒嘗試”。


              “凡不屬于公共項目的私人產品都不適合也不應該運用PPP模式加以開發,未來我國針對房地產等項目的‘偽PPP’、PPP模式‘泛化’問題需要給予更嚴格的監管”,金永祥向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,在更規范化的監管模式形成后,金融機構的合規審查勢必更加嚴格,被排除在公共產品、公共服務領域以外的項目更加難以得到政策支持,尤其是銀行資金支持,這就從源頭上卡死了違規。


              北京商報記者蔣夢惟張暢/文代小杰/制表


              湖北快三走势图三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wzkm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wzkm"><object id="5wzkm"></object></menuitem><div id="5wzkm"><tr id="5wzk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5wzkm"><ins id="5wzkm"><small id="5wzkm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5wzkm"><ol id="5wzkm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<dl id="5wzkm"><menu id="5wzk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5wzkm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wzkm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wzkm"><object id="5wzkm"></object></menuitem><div id="5wzkm"><tr id="5wzkm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5wzkm"><ins id="5wzkm"><small id="5wzkm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5wzkm"><ol id="5wzkm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5wzkm"></div><dl id="5wzkm"><menu id="5wzk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5wzkm"></em>